百度空中网上市全程解密 李彦宏曾嫌发行价太低

发表时间:2007-02-27内容来源:新浪科技作者:雷中辉

  上市前的准备工作

  企业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直接面临了是否上市的问题。在我们风险投资商看来,上市是有几个非常重要的含义:

  第一,上市是企业创业者和员工打造了一个里程碑。对于创业者来说,上市是获得一种认可;而对于员工来说,每天没日没夜加班晚上在办公室睡觉,编程序,最后一上市,期权能够兑现,更加激励他们的成就感。

  第二,在上市之前VC的股票是不流通的,风险投资商无法实现投资的回收增值,自然也就无法拿钱回报投资人。一个基金生命期一般是十年,我们一般希望被投资的企业在五到六年内就可以上市。如果超出这个时间我们不退出,十年之后把一些不能流通的股票还给我们的投资人,是没有意义的。

  所以,上市也是我们对企业的一个要求,我们会跟企业探讨,上市之前你需要准备的条件是什么,什么时候是你上市的最佳时机,这个时机的讨论可以有内在和外在的因素。

  内在因素就是,你的利润有没有到一定的阶段,在香港创业板、内地的中小企业板、新加坡、伦敦的板块条件都比较低一点,三、四百万美金可能就上了;纳斯达克现在的条件越来越高了,利润需要七百到八百万美金,而且增长幅度不错才可以。

  还有外在客观原因,比如说如何动作,走多快。像去年上半年,新东方和中国教育网(ChinaEdu),都想当中国教育概念第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那个时候,竞争对手就形成了一个外在的因素,因为谁都不希望另外一家跟自己同类型的企业比自己先上市。其实,上市对公司来说在全球媒体有一个巨大的宣传和品牌推广效应,如果对方开始走,你要考虑你怎么走得更快。

  还有一个例子,珠海炬力和中星微都想做中国第一个芯片上市企业。当时从一开始到投行进入、最后路演,两家都争得一塌糊涂,最后还是邓中翰坚决地把中星微推上去。当时投行都不想做了,他说:不做不行,必须要上,哪怕价钱低一点。

  上市一旦不成,对公司的打击也很大,一是公司丧失了大量的跟运营没有关系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最大的打击是公司员工的信心,其次是市场对你也失去了信心。所以上市不是一个很轻松的事,而是非常策略性,需要全面细致的计划。

  决定要上市的时候,风险投资人要问创始人:你愿意不愿意当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

  创业者是大股东,上市以后财富都暴露了,这是第一点;第二,公司每个季度,CEO、CFO都要站出来进行财务报告,跟投资人面对面的沟通。这些事情不是很简单,你要发大量监管的报告,有的人天生就不喜欢这个。

  还有公司因为以前是小企业做帐,财务管理都是很随意的,导致上市之前发现帐本复杂,得重新审计,确实伤筋动骨。

  解决方案是找一个好的CFO。这样的人才不多,百度CFO王湛生是当时我们找猎头物色的,王湛生原来是普华永道专门做上市审计的合伙人。我们觉得,这样的CFO在上市之前一年半进入最好。

  CFO请来之后,财务问题,萨班斯法案内控的管理问题,最头疼的账务审计问题等等都要理清。尤其是过去两年、三年的东西要审计清楚,然后让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签个字。

  等这块理得差不多时,公司就开始跟投行接触。

  “选美”投行

  我们当初召开过“选美”,就是寻找合适的投资银行。董事会的人都坐在一起,然后投行的人过来,一个小时一批,我们管这个叫选美。

  我们则要帮助企业思考,哪一个投行最适合我们。也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挑高盛,有的企业高盛不愿意跟你做,有的企业没准高盛愿意做,你还不愿意选他。比如像分众和百度都选了高盛,但是空中网高盛就不太愿意接,当时德意志银行、UBS(瑞银)、摩根斯坦利、雷曼兄弟都来了,最后我们选瑞银。

  投行对于行业的熟悉程度是公司必须考虑的问题,比如百度上市时,李彦宏就说选择高盛就一定要高盛分析师安东尼·诺托来写分析报告。安东尼·诺托是美国高盛研究部门专门负责互联网分析报告的分析师,在美国很有名,他写的报告对机构投资者影响很大,比如GOOGLE 85块钱上市的时候,他是第一个跳出来说GOOGLE能到两百,过两天真到了两百,形成了一个心理效应:安东尼·诺托都说要到200,那赶紧买呀!他一个人的话语权有这个分量,他的确懂互联网,什么样的人来写你公司的研究报告很重要。

  路演的时候你去找什么样的投资人,投行会列出很多机构和人选。投行会告诉你,你应该跟什么样的投资人讲我这个股票适合什么样的投资人来持有,这些投资人对亚洲的股票和对中国的股票了解多少。

  选择投行的标准是适合你自己,像百度选择高盛和瑞银,沈南鹏的项目用美林比较多,携程网用的是美林,如家也是美林。这些银行在上市的过程中给公司足够的支持和资源。

  对于投行来说,是否要为公司上市制造概念,我觉得这个过程并不是特别的相关。为什么投资人买你这个股票?你凭什么在纳斯达克上市?这个概念在投行进来时已经很丰满了,投行进来前我们就知道百度是中国的GOOGLE,将来发展潜力巨大。

  发行定价谈判

  在整个上市过程中,VC的参与很重要,因为有的时候VC要代表创始人和董事会和投行及各个中介机构来协调。

  在发行价上,我们在选美的时候就会问投行:你们怎么评估这个公司?有的投行为了拿到单子就说“你这个公司值十亿美金”,给我做了很多表格,但很多成份在吹牛;也有的公司特别保守,你也不喜欢。

  最终企业要选的是一个对你这个公司有很多兴奋点,同时又有能力把价格做起来的投行。其实,在选美的时候谈股票定价没有任何意义,真正谈判是在路演完了以后,因为路演是在美国证监会(SEC)批准基本通过了。

  然后是投资人的兴趣。路演不是必需的,但是大多数公司都要做路演,在香港、新加坡、伦敦、纽约几个地方停一停,召开几个大的午餐会、早餐会跟投资人去讲一讲,让CEO真正站出来说两句话。投资人也有一对一的见面会,有的投资人的问题很幼稚,对中国一点都不了解,如中国政府现在允许互联网吗?有的投资人就问得很专业,比如搜索引擎下一步的发展该怎么样?对公司来讲,也通过这个方法来挑投资人。

  至于最后定价怎么定,一个比较经常用的数字是,通过上面说的那些手段推销了多少股票,尤其是超过认购多少倍,比如百度达到几十倍、上百倍。这个倍数说明,定价的时候公司愿意定高一点,因为投资人兴趣明显是有的,本来要发行几千万美金的股票,现在需求达到了几十亿。高盛给百度一开始定价是18到20美金,路演快结束时,我们就跟高盛说要提高发行价。因为定得越低高盛越高兴,因为是他掏钱把你整个股票全接过来,然后卖出去,所以你给他的价格越低,他越好卖,同时他找的那些投资人越领情。

  定发行价也是一个很艰难的谈判,很多时候要拍桌子。当路演结束那一天,李彦宏说:“不行,20美元太便宜了,这个价格太低了。”那个时候谈得很紧张,过两天要上市交易了,等于箭在弦上,要不我们不干了,不干你投行就回去了,投行手里也有很多的筹码,你也有他的筹码,这个事对高盛是很大声誉的损失,所以双方最后谈判,挺不容易让步到27块钱。

  我们得挺创业者,不上市对我们压力也很大,在这点利益上我们是跟创业者是一致的。

  上市的最后几天是很艰难的过程,因为总是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当时空中网上市前两天,网易突然提前公告说上一季度无线增值服务大幅度下跌。当时瑞银就说:“上不了,网易这么大企业都不行,空中网怎么行?”我们也是用了很多软硬兼施的手法才能逼他们就范。

  • 站长资讯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文章评论

共有 位CH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