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放弃高考而创业的亿万富翁

发表时间:2010-06-08内容来源:高考网

  李想、茅侃侃———一个在高三时选择放弃高考,一个在高一时因地理会考两次不及格而失去高考资格,这两个从没读过大学的孩子,却成功创业,身价上亿。文坛“80后”现象偃旗息鼓时,商业圈“80后”财富传奇“忽如一夜春风来”。“80后”已变成一个被商业污染的词汇,但在商业圈的“80后”身上,我们看到的是新一代对传统教育的彻底颠覆和美国式新经济商业传奇在中国的翻版。

  下了班,互联网公司一文不值

  记者:25岁这样一个年龄让你的身价颇具含金量,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李想(以下简称李):对我们这种从事互联网的企业来说,资产是虚拟的,我自己对这种东西看得比较淡。

  记者:你指的虚拟资产是什么?

  李:互联网企业的资产计算方式与传统产业的固定资产计算方式不同。我们是一个互联网的企业,白天大家都在工作,晚上离开公司,关灯没有人的时候,这个公司就一分钱都不值了。

  记者:我想好多自己做IT的人不会认同你这样一个说法。在2004年的时候,曾经有人出资一亿元想买你的公司,这可就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了,有这回事吗?

  李:如果真的把我这公司卖出去,那这个钱肯定就是实打实的钱,但是并没有卖。

  记者:2004年那会儿你也就23岁?

  李:23岁。

  记者:把公司卖掉你就可以换来真金白银的一个亿,你为什么没有卖呢?

  李:舍不得卖。做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困难都遇到过,整个团队一直坚持了下来。整个过程中,我们没有融资,就是靠自有的资金滚动发展起来的。当你真的要把它卖掉的时候,你发现卖掉的其实不是网站,而是这个团队、这么一些人。

  记者:一个亿是好多人一辈子、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李:跟这个团队继续做下去,我们可以创造更多的财富。

  高三,第一桶金赚10万

  记者:你刚才讲你创业很多年了,有多少年?

  李:2000年开始创业的,6年多了,实打实地算应该是7年了。

  记者:那你岂不是18岁就开始创业了?

  李:19岁。记者:那会儿你读几年级?

  李:高中毕业以后就开始创业了,赶上互联网泡沫破灭了。

  记者:泡沫最大的时候你有没有雄心万丈?泡沫破灭之后却没有觉得这个行业看不准,跟大众的心理是完全不一样的,为什么?

  李:刚开始的时候,我就是一个高中生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每天更新出来很多内容,来吸引很多的网民,在这些网民之间进行口碑传播,与那些拿着几千万美金回来的海归不同。

  记者:他们是脑子里装着商业模式回来的?

  李:对。而我当时就想着怎么做好自己喜欢的事,然后让更多的网民感受到自己喜欢的事情。

  记者:想赚钱吗?

  李:最开始时没有想到要赚钱,但是网站做得越来越大,就会有很多广告商跟我们联系,给我们投钱。上高三的时候,通过互联网的广告,我赚了10万元钱。

  记者:高三怎么会有时间去做网站?

  李:会尽量挤时间来做喜欢的事情,每天大概睡5个小时,然后用6至7个小时来做网站,剩下的时间去上课。

  记者:那高考有参加吗?李:没有参加高考。

  记者:那会儿就毅然决然地决定自己去创业,都可以放弃高考了?

  李:对。记者:家长理解吗?

  李:家长并没有给我增加太多的困难。其实在上高一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梦想,当时我特别喜欢IT界的媒体和杂志,所以我从上高一开始就规划这种未来的职业路线,先上完高中,考上一所大学……

  记者:有没有想过考不上大学?

  李:没有想过。因为我知道要进入IT界的媒体必须得有一个大学的文凭。考上一所大学,大学毕业以后去报纸或者杂志做一个顶尖的编辑,这就是我上高一的时候给自己定下来的一个职业规划的梦想。在上高三的时候,这个梦想就开始改变了,其实从高二时就开始演变,从高二的时候我就开始大量地给这些杂志投稿。

  记者:有被采纳的吗?

  李:当然有了,基本上所有的IT的媒体都有我的照片。一般情况下,这些媒体就给作者60元钱一天的起价,而我在上高二的时候,媒体就给我开出300元钱一天封顶的价格来收我的稿件。

  记者:写哪些方面的内容呢?

  李:就是电脑这些产品的选购啊,还有技术经验这样的东西。

  记者:你是计算机方面的天才吗?

  李:我觉得这个市场没有什么天才不天才的。

  首次接触电脑,崩溃了

  记者:你好像通过书本、因为兴趣爱好开始关注这方面,实际上操作经验也不是很多。

  李:不是很多。初一上半学期是有电脑课的,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初中的三年,我就买所有电脑方面的杂志、报纸和书籍,把所有能买的都买到,把自己所有的零花钱都花在买这种杂志上。我在高一的时候买了电脑,因为有了过去三年电脑知识的积累,所以我把那个经销商都给说晕了,一台电脑要赚2000元钱的利润,他最后只赚了我300元钱。

  记者:当时可能不是整机搭配好的,自己去配的是吧?

  李:对,自己去配,结果他只赚了我300元钱。

  记者:是不是因为你杀价杀得特狠?

  李:不用杀价杀得特别狠,因为它进价是多少钱我都知道,我最后只不过告诉他你赚我300元钱就可以了,他就很无奈地赚我300元钱。当电脑装好了摆在那里的时候,他发现其实我连鼠标都不会用,因为我们在上初一的时候用的电脑根本就没有鼠标。初中这三年我只看杂志,有人教我们怎么样去用键盘的热键,但是没有一本杂志教我们鼠标应该怎么去用。我当时就很好奇,这鼠标到底应该怎么去用,因为按照游戏机的惯例就是我摁左键往左走,摁右键往右走。当时还有几个同学,也有懂电脑的跟我一起去买,大家就以为鼠标摁左键往左走,摁右键往右走。

  记者:你对计算机的这种兴趣最开始是从哪里来的,怎么看杂志就会如痴如迷地去钻研?

  李: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父母给我买了一台游戏机。很多人觉得家里人给买游戏机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父母就很出乎意料地给我买了一台游戏机,他们不但不限制我玩游戏机,还会和我一起来玩……

  记者:你父母跟其他父母不一样。让孩子考到双百分给买一个,这是一般家长的做法。

  李:我的父母这方面做得非常好,我也并没有因为他们让我随便去玩游戏机而沉溺其中。到今天为止,我不会去拿电脑玩游戏,我仍然会拿游戏机来玩游戏,所有的新游戏机我都会去买一台。后来对这些电子产品都很感兴趣。我喜欢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初一的时候,计算机课上第一次接触电脑,当时自己都崩溃掉了,没有想到世界上有那么好的东西,你想在里面创造什么东西就能创造出什么东西来。计算机对自己而言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不介意比陈天桥他们差

  记者:跟你同时创业的,比如说陈天桥啊、丁磊啊,包括后来的江南春,他们已经在比你更短的时间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你觉得和他们的差异在什么地方?

  李:可能他们的经验更足一些,我们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没有任何管理经验,包括我们真正的商业化也是从2002年才开始的。我们并不会太介意自己在同样的时间段内做得不如别人好,我们对自己还是看得很清楚的。陈天桥等很多创业成功的人,他们在上市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了大量的积累。如果陈天桥同样是大学毕业,我不相信他能四年时间就把这个公司弄到上市。

  记者:那迄今为止你认为泡泡网碰到的最大危机是发生在什么时候?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李:不好说有什么最大危机。

  记者:比如说一半以上的员工在同一天选择辞职算吗?

  李:我仍然认为这不算最大的危机。在我的概念中,我们要做一件事情,要达到一个目标,所面临的困难和这个目标其实是同等的,所以当困难来、问题来的时候我并不认为没法活下去了或者多么多么难受,反而能以一个比较好的心态去面对这些困难和解决这些困难。我很清楚地知道当解决这些困难的时候,我们这个团队就成长了。

  记者:刚才我谈到的一半以上的员工选择同一天辞职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李:那是在2003年,之前整个团队也就十几二十个人,不存在管理的问题,大家都低着头做事,很一致化地冲着一个方向去跑。所以当时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管理的问题。

  记者:今天泡泡网一共有多少员工啊?

  李:160个,除了泡泡网还有一个新的网站叫“汽车之家”。

  记者:一个新的发展方向?李:对。

  记者:那今天你在人员管理上采用什么样的模式?你刚说即时通信工具全部都扔到了一边?

  李:我采取很传统的管理方式,也学习一些其他的互联网企业的管理方式。比如我是CEO和总裁,我更多做的是战略层面的东西、品牌层面的东西,包括资源层面的东西、对外的大型合作、文化的建立。我下面会有一个COO,他负责整体运营,负责具体的执行,协调、规划和控制利润率。再往下,我们会有专门负责利润架构的、负责市场的、负责技术品牌的。我们过去6年包括2006年的最大一个转变就是,我们从一个生存性的创业企业变成一个有比较完整的运营体系的企业了。

  记者:这样一个运营体系的建立是你凭空想出来的,还是有一个过程?

  李:一定会有很多人来帮我们做这件事情的,会有很多有丰富公司经验的人给我们指导。

  记者:当初创业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家乡去北京?

  李:因为我们做的是电脑类的互动媒体,而我们的客户,像索尼、戴尔这样的品牌厂商是不会在石家庄开辟业务的,而是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最多的在北京,所以为了能够更好地接触到我们的客户,我们把在前台运营的部分全部放在北京。

  我的经历只是个案

  记者:有很多中小学生或者大学生会把你当成他们的一个范本,也会去告诉父母说爸爸我也不用考大学了。你会给他们这样一个建议吗?

  李:不会的,我的这种经历是个案,不应该成为一种现象。

  记者:到你公司来应聘的有没有这种十几岁的年轻人?

  李:也会有,但是很少,而且他如果没有一个非常好的心态,那么即使他很小的时候、可能十八九岁的时候就有不错的电脑知识和能力,也会很快就变得非常非常的浮躁。

  记者:你认为除了你刚才讲的专业知识之外,心态也非常重要?

  李:心态对于创业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记者:你能不能给我们描述下你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李:什么样的困难都打不倒我。有的时候很多人会跟我讲如果你失败了会怎么样,有没有想到自己失败以后是一条什么样的路,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要实现一个目标我可能会想三四条路,但这三四条路永远都是如何去完成这个目标的路,我不会给自己留一条失败以后的路。

  记者:这是不是因为你年轻?

  李:可能年轻的最大好处就是允许我们去犯错。

  • 站长资讯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文章评论

共有 位CH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