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载入中...

中小站长生存难 44万网站消失之谜

发表时间:2010-07-26内容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我的网站基本不做了,今年找了份工作。”来自江西的戴先生告诉记者,他已告别自由自在的站长生活。

  去年初,在全国的SNS热潮中,戴先生也创办了一个SNS网站,而且还颇有人气。据他描述,最多一天有上万的注册量。不料到了年底,扫黄风暴席卷全国,个人网站的备案和监管更加严格。

  戴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网站服务器一度从广东汕头搬到江西赣州,然后搬到景德镇,最后挪到南昌。“每次都要停很多天,本来发展得还挺好的,后来基本没有流量和收入了。”今年5月,他终于决定把网站关了,开始找工作。

  戴先生只是大量中小站长的一个缩影。站长之家主编邱松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的中小网站正在面临压力,有些网站关闭或者搬往海外。”

  一则来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报告或许可以佐证这个事实。根据CNNIC发布的第2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域名总数下降为1121万,.CN在域名总数中的占比从80%降至64.7%。另外,网站数量也由一月份的323万降为279万,减少了44万。这是自2006年统计以来,中国域名数量首次出现下降。

  虽然我们不能从数字中盲目推断,这些消失的网站都是中小网站,但有一点却很明确:在当下的网络监管中,社会资源缺乏而抗风险能力不足的中小网站,常常是最先受到冲击的群体。

  在邱松看来,消失的44万网站中肯定有部分本身就是违法低俗的,也是他们导致这么多网站被牵连。他认为,提高门槛,规范准入是好事,但大家害怕的是一刀切。

  删帖刘静是北大的一名博士生,她用业余时间帮老师打理一个关注新媒体的学术性网站。为了弱化学校的官方背景,网站并没有挂靠在北大的服务器下,而由学生们自己去租了个服务器

  去年3月,这个包含新闻、论坛、社区的小网站正式上线了。最初,网站还能发挥北大学子的天性,引领一些前沿的讨论。由此网站也聚集了不少的人气,在众多的中小站中属于“混得不错的”。

  不过,接二连三的关站事件让刘静信心很受打击。今年6月13日,刘静发现网站打不开了。因为此前在4月份有过一次被关停的经历,这一次刘静立即与提供服务器的服务商取得了联系。对方承认是他们切断了服务器,理由是有违规内容没有及时删除。

  6月24日,刘静的网站再一次接到服务商的删帖通知——60多条删帖的列表。尽管其中有些删帖理由实在难以理解,比如有一条帖子的删帖理由是“办理网上文凭”,然而帖子内容完全没有与之相关的内容。但为了避免再度遭遇关站,刘静还是积极配合。

  “我们不想跟他们死磕,毕竟我们的小站点依赖着服务器支持,莫名的关站,几乎是灭顶之灾。”刘静告诉记者。

  由于站点属于起步阶段,基本靠内容留住人气。一旦遭遇突然关站,导致用户长时间无法浏览站点,人气损失很大,几番下来,刘静运营的网站已经举步维艰。

  现在,刘静和她的同学们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每一条帖子学生们都要先仔细审查一遍,确保没问题之后再发出。

  “其实这是目前国内几乎所有站长都碰上的难题。”站长之家主编邱松告诉记者,去年底开始的扫黄风波导致监管越来越严,特别对中小网站以及个人网站而言,删帖审查要求让站长们应接不睱。一旦不合要求,就会被关站。

  记者联系到为刘静网站提供机房接入服务的相关人员,他表示:“我们对网站内容并没有审查权利的,只是作为网络监管部门的中间人。”

  上述工作人员坦言,“中小网站通常都是兼职维护,并没有专人团队24小时管理,更不可能拨出一人来专门负责管理删帖和接洽监管事宜,这样就很容易出现因为由于与机房方面联系不上或者沟通不畅,从而导致关站。”

  事实上,除了部分积极沟通的网站清理删帖之后重新上线,大量的中小站关停之后就永远消失了。

  搬迁服务器2008年陈文(化名)做了一个影视类的小网站,用他的话说,每个月收入在千元左右。网站中途关关停停,起初的关停还比较好恢复,到了2009年底,陈文决定把服务器彻底搬出内地。

  “去年年底严查的时候,很多中小影视站全部搬往香港或者国外了。”陈文告诉记者,搬出的理由很简单——可以不用备案。

  去年底严查开始,无证中小影视网站就无法在内地备案,而根据各机房的白名单制度,不备案就不能接入上线。“我们不可能拿到广电的网络视频许可证,所以只能搬走。”陈文说。

  事实上,已经有大量的中介机构和服务商提供海外托管服务。“搬去海外的成本并不高,价格和国内就差个几十块钱。”陈文说,针对最近内地的情况,服务商经常会搞一些特价优惠。

  记者以购买服务器的名义联系到国内一家规模很大的服务器供应商的客服人员,客服人员立即向记者推荐香港IDC(互联网数据中心),称香港地区无需履行白名单与备案制度,可以在绝大部分情况下避免被关站。

  香港IDC的价格比大陆稍贵,以这家服务商提供的报价为例,200M空间的香港服务器价格为258/12个月,大陆服务器的价格为198/13个月。但客服向记者游说:“买个安心和省心,多出的价格可以忽略不计。香港IDC目前是各档服务器产品中性价比最高,销量最好的。”

  不过,在陈文看来,网站的“海外生活”也并不美好,最大的问题就是流量急剧下降。“一是因为服务器在海外导致访问变慢,二是地方性的DNS(域名解析)限制,某些地区可以打开,某些地方就根本访问不了。”

  一位把网站搬往英国的站长小王也告诉记者,搬出之后网站就没什么流量了,因为负担不起单独的服务器只能通过VPS(虚拟服务器)维持。

  陈文表示,自己的网站在香港也必须忍受“访问慢服务差”的困扰。

  虽然陈文承认自己的网站存在版权问题无法解决,但他认为,还有大量正规的中小站由于门槛提高而迁出内地,“交互类、新闻类、视频类、药品类、音乐类、博客类的,都要这样那样的证”。

  严厉的IDC

  无论疲于删帖的网站负责人,还是无奈出走的站长们,都对内地IDC机房的严格审查充满怨言。但一位IDC机房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这么做完全是出于自保。

  据记者了解,自去年底的“一刀切”整治风波以来,电信运营商已经把监管审查责任下放到每一个机房。若一个机房的网站多次出现问题,整个机房将被停止互联网接入。

  压力之下,IDC们开始自发采用各种苛刻的监管手段,其中应用最广泛的便是“白名单”制度——默认所有的网站都不让接入,只有通过审核进入白名单才允许上线。

  而据一家IDC接入商提供的材料,大部分的网络影视、小说、音乐网站以及未获《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的论坛、聊天室、留言板等类型网站都无法通过“白名单”。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6月底开始,第三期网站备案系统完成升级,各地通管局要求机房必须设置拍照墙。7月之后,各地的新备案网站除了满足之前的审核要求,还必须要负责人拍照留档才可接入。”此事未获通管局的官方证实。

  “拍照其实加剧了个人网站的搬出或者关闭,”陈文认为,“有些人想法比较偏激,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待遇,个体户、网商尚且不用如此,自己为什么拍照才能做网站;有人则认为自己可能做网站初期才投入几百上千块钱,若是千里之外去拍照当面核验,则成本过高,得不偿失。”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近日发布第2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6月,中国的网站数,即域名注册者在中国境内的网站数(包括在境内接入和境外接入)减少到279万个,降幅13.7%。报告认为,这和全球互联网站点数下降趋势一致,网站托管服务到期终止,是站点总数下降的重要原因。

  对于国内互联网站点数量减少的原因,站长之家主编邱松认为,还有CN域名政策摇摆等因素。据悉,CNNIC为了推广CN域名,曾经放开过个人1元注册CN域名。但全国整治互联网之后,这一政策被停止。

  7月22日,记者致电CNNIC咨询个人注册CN域名问题,客服人员表示,目前注册cn域名仍要求组织身份,个人暂时不能注册。

  “这使得原本使用.cn域名建站的人放弃了,原有的数据与现有的数据一对比,减少特征就较为明显。”邱松说。据CNNIC统计,截至2010年6月,我国域名总数下降为1121万,其中.CN域名725万,.CN在域名总数中的占比从80%降至64.7%。

  现在陈文也在琢磨要不要把自己搬到海外的网站关了:“现在流量越来越少了,我手上有三个网站,还是在观望,实在没办法就转型做别的吧!”

  • 站长资讯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文章评论

共有 位CH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